李丹妮,原名李尘生,法文名 Danielle LI,中法混血儿,祖籍梅县程江大塘村,系李树化之女(李树化,中国第一代钢琴家和作曲家,详见2018年10月24日本报7版《李树化:中国钢琴音乐的拓荒者》)。1927年5月24日在北京出生,1946年从上海法国公学高中毕业后,考上国立浙江大学外语系;1949年到广州中山大学外语系寄读;1950年浙江大学外文系毕业。1951年任浙江医学院英语助教,1953年为浙江医学院开俄语教学课兼药学拉丁语教员。

  1957年在里昂维柏化学公司任英、德、法文翻译秘书;1973年在里昂第三大学中文系任教;1978年受法国教育部派送到美国哈佛燕京大学学习汉学图书管理;1979年获巴黎第七大学汉学博士,同年获里昂第三大学语言学院中文系终身副教授;1981年担任里昂中法学院秘书长,义务工作20年,参与《里昂中法学院的今与昔》一书编写;1989年获法国政府授予“骑士勋章”(法国教育界杰出成就奖);1992年在里昂第三大学正式退休,后担任中法事务协会秘书长至2009年。

  2010年9月回到福建厦门与分开55年的袁迪宝先生结婚;2018年7月12日在厦门逝世,享年91岁。

  林风眠是整个20世纪中国美术界的代表人物,而他之所以能享誉国际,义女李丹妮可以说是功不可没。1979年林风眠在法国举办画展,就是在李丹妮与赵无极等人的积极协助下,才得以成功。贝贝,这个李丹妮的小名在百年巨匠林风眠的书信录中频繁出现。这位友人之女不仅是林风眠文化上的知己,更是帮助他进入西方文化人视野的重要人物。

  李丹妮的父亲是李树化,1919年底与林风眠、林文铮以及徐特立、李立三、李富春、蔡和森、蔡畅、向警予等人一起从上海赴法勤工俭学。李树化主修钢琴。校园舞会上,李树化赢得了法国女孩珍妮的青睐,并很快结婚。1926年,林风眠应蔡元培的邀请先回国任校长,但他不忘拉上李树化这个同乡。就这样,李树化带着身怀六甲的妻子一起回到北京,任北京艺术专科学校音乐系主任,与林风眠共事,而漂洋过海后出生的李丹妮也被林风眠认作干女儿。1928年初,蔡元培、林风眠选址杭州西子湖畔,创建了中国美术学院的原初机构艺术院,林风眠出任校长。林风眠的一纸聘书一到,李树化又带上全家随林风眠搬到杭州,到音乐系任教。

  1956年4月,经周恩来总理批准离开中国后,李树化一家乘船到香港。6月,李树化之妻珍妮和女儿李丹妮搭乘由法国政府免费安排的轮船“越南号”回法国(而李树化因护照问题,转道去了泰国, 1962年才从泰国前往法国定居,直至1991年6月16日逝世)。

  翻看林风眠与李丹妮之间的信件发现,1977年林风眠到香港后,便去信李丹妮表示“迟早要来欧洲跑跑码头的”,并在1978年频频与李丹妮通信,详谈个人画展事宜,如“请你替我写信做我的秘书,我们能在一起多好,我们可以打天下”“我们中国方面可请大使馆参加,这样有点像半官方性质的展览会”。对展览的诸多内容,林风眠都与李丹妮做了详细讨论,他还请李丹妮帮助与当地政府等相关办展人员沟通交流。除此之外,在林风眠的信中,其对李丹妮一家的亲近和真情也表露无遗,“在我的心灵深处,你还是一个天真美丽的小姑娘,不管多少岁多少根白发了”“我真希望有生之年能同你们在一起”……

  在李丹妮的积极协助下,1979年,林风眠应法国政府邀请,在巴黎举办个人画展,展出作品80幅,取得极大成功。这一展览不仅让林风眠的作品轰动欧洲艺术圈,更成为那个年代中国绘画艺术走出国门的里程碑事件。

  1956年离开中国后,李丹妮又一次与中国发生关系,要从他父亲李树化曾就读的中法大学说起。这所中国近代在海外设立的唯一大学机构,在运行的前30年中,通过购买、交换、捐赠等方式,收集有1万部中文图书、425种期刊。其中《新青年》的期刊数之齐全令人叹为观止,此外还包括了中法大学的人员档案,这些文字记载为中国历史上独一无二的文化时期提供了详细材料。“二战”时,德国占领法国里昂期间,当时的中法大学法方秘书长将学校所有的图书档案资料全部搬到自家地下室保存,战后才搬回中法大学原女生宿舍的二楼,用3间房子来存放这些资料。有的资料堆在院子里,风吹雨淋,损失不少。

  1973年,李丹妮被派去整理这些资料。后校方要收回房子,在李丹妮的斡旋下,资料被搬到了市立图书馆,成为该图书馆中文部的主要中文特藏。有记者在查阅里昂中法大学内部刊物时,看到这样的描述:“李尘生女士将图书期刊分门别类,整理就绪后转藏于里昂市立图书馆。这些书籍为巩固和发展里昂和中国之间的文化交流做出了特殊的贡献。”李丹妮抢救整理的那些资料均被国际专家视为无价之宝,法国政府更将其视为国宝,其中相当一部分资料以及古籍在中国如今已是绝版。为了表彰她对中法文化交流做出的杰出贡献,1989年法国政府授予李丹妮“骑士勋章”,这是法国教育界的杰出成就奖。中法协会还为她出版了传记《混血儿》。2014年3月习主席到法国访问期间参观里昂中法大学,对李丹妮为新的中法大学重开所做的努力给予高度赞扬。

  2010年9月21日,厦门市民政局为一对老人办理了结婚登记,新郞袁迪宝,厦门人,82岁,新娘就是李丹妮,83岁。他们之间不是黄昏恋,而是相隔55年之后的再度牵手——1953年9月,福建上杭人袁迪宝入读浙江医学院,成为新中国成立后首批公共卫生学科的大学生,他的俄语老师,就是毕业于浙江大学外文系,精通英、法、俄、德和中文的李丹妮。他们相知相恋,但却无法相守。1955年8月,因中国高等院校院系调整,浙江医学院卫生系并入成都华西医学院。临走前,袁迪宝忧郁地讲出在上大学离开家前不到两个星期,迫于姐姐的压力,他在厦门已与匆匆相识的姐姐的一位同事结婚。此时,李丹妮虽然极其痛苦,但她的反应却是“自己没有权利把幸福建筑在另外一个女人的不幸上”“去抢别人的幸福,这个结果我不能接受”。他们分手了。8月5日,他俩以“三潭印月”为背景,在苏堤上合影一张,并约定保俶塔旁边看到的那一颗“金星”是属于他们永远爱的标志,见到金星就像见到对方一样。

  1956年4月,李丹妮随父母乘船赴法国定居,从此他们劳燕分飞,分隔欧亚。一开始,他们仍旧以书信频频往来,但“文革”开始后,两人的信全部退回了原处。有朋友告诉丹妮,再给迪宝写信会害了他,从此,书信也中断。“文革”后,李丹妮写的信又因地址变更查无此人而退回。彼时,在中国厦门,袁迪宝给第一个儿子取小名叫“尘生”(丹妮的中文名),第二个儿子小名叫“金星”。在法国里昂,李丹妮亦一直未婚,坚信真爱,还不断地买奶粉、衣服、玩具寄到厦门。

  袁迪宝的发妻黄秀雪于1994年去世。2010年春节,来拜年的外甥无意间提起舅舅袁迪宝年轻时与俄语女老师之间的一段情缘(当初李丹妮的信是寄到袁迪宝姐姐家),随后,在家人的鼓励下,82岁袁迪宝连写5封信,寻找55年未见的李丹妮,并在同年9月18日用55朵红玫瑰在厦门机场终于等来了他的至爱——法国恋人李丹妮,并走入婚姻的殿堂。直到2017年10月19日袁迪宝离世,他们携手走过7年晚年时光,成就一段跨国旷世之恋。